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科技

岁月忽已远关于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的介绍

时间:2020-01-26 15:52:0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岁月忽已远,关于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的介绍

那年老屋翻修时,母亲的身体不好,不能帮弟干活。拆迁、搬运、采购、修建等活计是弟一手操办。

按照母亲的意思,屋前的那座大房依旧保留着。那天母亲来说屋子要翻新,大房旧是旧,留着,以后你们回家好认门。

我心里很清楚,那是父母一辈子的心血累建的。当初修建这座大房的情景,还依然清晰记得。那时刚大学毕业不久,没有足够的实力替父母完成修房的心愿。弟弟们年龄还小,父亲一四七去长宁赶集,跑遍木材市场的角角落落,挑选最便宜实惠的木料。一根椽一根檩,一片瓦一块砖......那些与老屋有关的生活点滴都记录在心底。

老屋翻修之后,庭院中先前那几棵粗壮的桐杨树被砍伐,母亲亲手在庭院屋后栽种了柿子树和枣树。春天的时候,嫩绿的叶片托着鹅黄柿花,清新的风袅袅起舞,树下孩子们的欢笑似乎还有嬉闹的顽皮,依稀在时光的记忆里。

那一年,火红如灯的柿子挂满枝头,老少采摘的欢乐溢满庭院。一场突如其来的寒流,萧瑟了季节的容颜。母亲离我们而去,去了幸福的天堂。人去楼空,只留下了无时的悲伤和无尽的苍凉。

与母亲的最后一次团聚是在那个飘雪的春节。二弟和弟媳早早就从宁夏回来了,过年那天我和家从昆明赶回来。虽然时值寒冬,但那几日倒还有阳光,天气暖暖的,新年的浓烈气氛随时充斥着我的灵魂。正月初三,按照我们以往的惯例,这个新年,我们姊妹仨儿带着孩子去走娘家,带去的还有祝福和幸福。这个新年的初三,大弟一家从西安回来了。一大早母亲就念叨着,想儿盼孙的心情,我们都知道。庭院里的柿子树枝杆冗长,院墙上幸福家园的壁画醒目鲜亮。那天我们和母亲留下生平中唯一的一张全家合影。虽然我们都已人道中年,但我们还是满心洋溢着幸福温暖。

等再次回家,已是永远的诀别,满院落都是前来帮忙的亲朋近邻。空中架起的篷布压在树枝上,不间断的袅袅炊烟,熏染着院墙上“幸福家园”的壁画。墙壁上的字迹模糊,庭院凌乱,孩子们依旧屋前屋后的嬉闹着、玩乐着。

那天整理母亲的衣物,打扫凌乱的院落,看着孩子们一年难得的团聚玩乐,我的心又不免自失起来。我真想告诉懵懂的孩子们,你,他,她,曾经是在这个地方成长的,可还记得把柿花串起来当做项链荣光;可还记得树下荡秋千的哭闹。高过我一头的孩子们,看着我快要流出来的泪,微微一笑,不可置否。

自从那个无雪的冬天,老天无情收走我生命中的至爱亲情之后,好久了,不敢再触摸那的记忆。还是温暖如初的阳光,突然觉得岁月已很远,有些东西搁在心里最稳妥,换一种思维做想,日子依然会柳暗花明。

宽敞的院落,冬天的阳光很好,想一想,看一看,呼吸一下故乡的空气,心里踏实也温暖。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母亲

母亲,是子女对于双亲中女性一方的称呼。在社会学上,母亲可指养育与教养子女成长的女性。在法律上,女性也可以经由合法的渠道,领养子女,或与有子女的男性结婚,进而成为该子女的法定母亲。经领养而成为母亲的称为养母,与有子女男性结婚而成为母亲的则称为继母、後母或晚娘。在生物学上,子女体细胞中成对的染色体,有一半是由母亲的卵子的提供,因此可借由DNA分析来辨别亲属关系,且父亲精子与卵子结合时,只有提供细胞核的遗传物质,因此子女细胞中粒线体的DNA皆来自母亲,可由此来判别母系祖谱。

宁波市鄞州区第三医院怎么样
首钢长钢医院怎么样
吉林癫痫病专科医院
天津权威男科医院
江苏治疗牛皮癣好的医院是那个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