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美食

妻有此理我的老公谁敢抢

时间:2019-06-26 00:15:4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那会是谁呢?”顾初辛反问了一句,内心的难过不由自主,只觉得心里绞着疼,“车祸的事情也查过了吗,那个司机之前有没有和谁接触过,或者和香香平时打官司有没有什么联系,我总觉得是有人蓄意,我之前向你提过,香香的日记本上出现的内容,也就是她手机上收到的短信的类容……”离季染远一点……“我记得你说过,可能是恶作剧什么的吧,另外我们也看了手机上的记录,并没有这条短信在上面,所以追其所以,根本查不到。”季染拧着眉。顾初辛黯然垂下眼帘,本来不想提起这个事情,但是又觉得可能是一条线索,想和季染共同探究一下,话到此处戛然而止,下一句,顾初辛继续把香香的事情换了一个方向镰。“或者可以从医院当天的监控为什么要修正开始着手查起。我们来推断一下,如果凶手提前做好预谋,那么监控肯定是在事情发生之前关掉,那么这个人可能和医院内部有什么关联。不排除车祸也是人为的因素,车祸司机那边我们也应该去探访一下,虽然司机已经死亡,但是司机本身也是患有晚期癌症,所以说被人收买去制造这场车祸,也是极有可能的。”季染点了点头,那如明月的眼眸正凝望着窗户那处,唇也微微抿着。顾初辛理顺了自己脑袋里面的逻辑之后,似是也觉得这些话题太过于沉重,一抹忧伤从她的眸子中闪闪而过,转眼则是笑了笑,“好了,你妹妹季晴回不回来,本来一家子都在医院,现在我和你那宝贝儿子回家了,医院都没有一个照料的人,你说你亲爱的妹妹会不会吃醋呢。”她打趣,缓和下气氛,季染也不是所望笑了两声,“其实季晴并没有什么大事,之前在医院做的是面部修复,过段时间就应该好了,我就去接她回来的。膛”“面部修复?”“嗯!”“那么小的孩子,能随便做整容吗?”面部修复,不就是和整容一个意思吗。“可是脸上毁掉的部分太大,也是小晴提出想要恢复的,女孩子天生都爱美,她既然想要,做哥哥的又怎么会去拒绝呢。”季染如是说,拢了拢手臂,将她更紧的圈在了怀里。顾初辛“嗯”了一声,这会儿说完,又是一阵寂静。半响顾初辛顿了顿,想了想,还是说道,“你和小峰的DNA都是一个样的,为什么你还那么确定他不是你的儿子呢,难道你和辛梦雪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吗?”说道和辛梦雪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顾初辛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能,毕竟人家带着孩子回来找季染,肯定就是有了把握。再加上都已经是这个时代了,两人又是年轻气盛的时候在一起的,要是没有发生点什么,倒还觉得奇怪了。“发生过,毕竟当年还是年幼,总有一时冲动,其实我不能确定小峰是不是得孩子……”季染唇齿一张一合,诉说着无关紧要的事情一般,但是在顾初辛那里确实心里一紧,他不确定小峰是不是他的孩子。“那你……”顾初辛嘴唇翕动着却说不出一句话来,越是深究,就越是有一种被欺骗的嫌疑在。“因为我还有一个像小峰这么大的弟弟!”“弟弟?”“对,也就是秦可人的亲弟弟,我同父异母的弟弟。”见着顾初辛惊讶的都做起了身子,季染脸上也是一层凝重,慢慢解释道,“五年前,我回国,辛梦雪说分手,正巧是家里的长辈逼迫秦伊人母女离开,当是我记得秦伊人手上还抱着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就凭我对辛梦雪的了解,她是断不可能养着我的孩子,一过就是这些年,并且还不来找我。”“你就这么质疑人家对你的爱吗?”顾初辛撇了撇嘴,但是心里有了丝快意。“呵呵,那我们撇开这个情谊放一边,就说小峰吧,你觉得小峰和辛梦雪之间的关系怎么样。”“额……”顾初辛顿了顿,她是觉得有点怪怪的,但是也说不上来哪里有问题,“母子关系自然就是血浓于水了。”“可是,小峰竟然一开始还把你认错了。”季染回应。对啊,在童悦轩和何漫媛的婚礼上,小峰还把自己认错为自己的亲生母亲了。即便是长得有那么几分像吧,但是也不至于认错吧。“你是说……”“嗯,我就是这个意思,小峰很有可能不是辛梦雪的孩子,也不是我的孩子,而是我同胞的弟弟。”“那你之前想要通过和我假装决裂,去套出小峰不是你孩子的话,其实也更想能够找到证据,把小峰留在季家吧。”顾初辛一本正经地说道。季染点了点头。“按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呢,你都那样冷落人家了,要不我们假装吵一架吧,然后再慢慢的找证据,把小峰留下。”顾初辛给季染出着注意。季染刚要开口回答,则是正巧门tang口则是一阵“咚咚咚”!顾初辛听到声音,连忙起身,拨弄了自己的头发,“你起来吧,可能是秦阿姨找我们去吃饭了。”季染应答,也就要起身,待顾初辛去开门的时候,这才发现门口站着的是季航。几人又是在房间里面坐上了一刻,再出门的时候,正好碰上了秦伊人叫辛梦雪和他们几个吃饭。大家齐聚一堂坐下,桌上已然是准备好了丰盛的饭菜。众人在饭桌上坐下,正准备开吃,却没有想到有人回来了。见到季晴满脸绷带的模样,顾初辛也是吓到了,季晴还穿着病服,宽大的衣服在她的身上显得松松垮垮的,越是让人看着娇小瘦弱。帮着绑带的脸颊上微微露出了唇和眼睛,虽然看不清那脸上的面容,但是就那一双眼睛,顾初辛是越看越觉得像那个人。摒除了心中的想法,顾初辛也跟着众人一同去门口接过还坐在轮椅上的季晴。“小晴,怎么回来了?”季航轻声问道,看不出什么宠溺,倒是有些客套的感觉。跟着几人也同时的问道。就唯独季染脸上蒙上了一层霜。“哥哥,我回来了。”看不到季晴脸上的表情,声音细细的。“不是说了让你在医院好好呆着吗,怎么就突然回来了。”季染话语里面掩盖不住的责备,对于这个妹妹,顾初辛知道她在季染心中重要的地位。“医院里面就我一个人,我不想在那里呆着,哥哥,不要生气,我在家也一定听医生的嘱咐,不沾水,不随便吃甜食,好嘛?”季晴望着季染,眼神里泛起了波澜。季染凌厉的眼色看着,终还是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走近道了季晴的旁边,温和的说道,“都回来了,就一起吃饭吧,让陈妈再去准备几个你爱吃的菜。”说完,季染转到了季晴轮椅的身后,双手直接举起来了整张轮椅,连同季晴一道,越过楼梯门槛,一直放到饭桌旁边。“谢谢哥哥。”细细的声音甜甜的。顾初辛也是会心一笑。大家又重新回到了饭桌之上。在秦伊人的招呼之下,几人吃饭,也吃得还舒心,只是秦伊人实在是太有意撮合季染和辛梦雪,在饭桌上都没有给顾初辛留下一点面子。好在顾初辛也不那么的在意,一场饭吃下来,还算得满意。饭餐也到了差不多结束的时间,本想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这会儿又是来了一个不速之客,不对,不能说是客,而是这个家的一份子,秦可人。秦可人仍旧打扮着光鲜艳丽,披着大红色的皮貂,白皙嫩滑的脸庞上肆无忌惮的吐着艳艳的红唇,秦可人无疑使美丽的,但也是凄冷的。顾初辛不知道她和柯靖宇之间如何了,但是看她一个人独自回来的样子,两人之间应该出现了问题。“可人,整天没日没夜的,你还有没有这个家。吃过了没,让陈妈再重新给你做一份。”秦伊人虽说是责怪,但是还是担心自己的女儿有没有吃过。秦可人冷笑了一声,并没有去回应秦伊人,而是她一双总是充斥着冰冷的幽深对向了顾初辛,“我不知道你是用了什么办法,gouyin了靖宇,就连我这个专情的哥哥也被你骗的团团转,顾初辛,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肯定会不得好死。”

东营专治癫痫
兰州专治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孝感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广州中研白癜风医院乘车路线 昆明复美白癜风医院乘车路线 阳江小儿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定西妇科医院 阳江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阳江眼眶及肿瘤医院哪家好 阳江中医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阳江医学影像科医院哪家好 阳江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阳江结核病科医院哪家好 阳江疼痛科医院哪家好 上海妇科医院 武汉妇科医院 清远口腔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清远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老年病科医院 清远体检科医院哪家好 清远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小儿心内科医院 东莞医疗美容医院哪家好 东莞体检科医院哪家好 心胸外科医院 颌面外科医院 中医骨科医院 东莞烧伤科医院哪家好 中医呼吸科医院 体检科医院 疼痛科医院 东莞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不动纤毛综合征医院 中山妇科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白发医院 中山过敏反应科医院哪家好 中山小儿外科医院哪家好 中山计划生育科医院哪家好 变形杆菌食物中毒医院 闭合性脊髓损伤医院 鼻疽医院 中山角膜科医院哪家好 白血病伴发的精神障碍医院 包涵体肌炎医院 病癣医院 出血性脑梗死医院 潮州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潮州小儿妇科医院哪家好 成人硬肿症医院 潮州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潮州口腔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揭阳中医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济南药物依赖科医院哪家好 功能性下丘脑性闭经医院 枣庄肝胆外科医院哪家好 枣庄微创外科医院哪家好 肱骨内上髁骨折医院 肛管损伤医院 光气中毒医院 枣庄头颈外科医院哪家好 钴及其化合物引起的皮肤病医院 骨髓痨性贫血医院 东营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股动脉损伤医院 腘血管陷迫综合征医院 东营妇科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东营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骨外尤文氏瘤医院 东营乳腺外科医院哪家好 东营微创外科医院哪家好 股骨髁上开放性损伤医院 东营屈光医院哪家好 东营中医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火激红斑医院 红细胞增多症医院 烟台牙体牙髓科医院哪家好 烟台中医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烟台体检科医院哪家好 婚恋心理问题医院 烟台全科医院哪家好 烟台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潍坊妇泌尿科医院哪家好 腱鞘巨细胞瘤医院 肩周炎医院 角膜基质炎医院 基底核钙化症医院 蓐劳医院 肉芽肿性松弛皮肤医院 妊娠合并甲状旁腺功能亢进医院 徐州肝胆外科医院哪家好 手部伸肌腱损伤医院 斯蒂尔病医院 苏州理疗科医院哪家好 南通精神心理科医院哪家好 外阴克罗恩病医院 连云港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小细胞肺癌医院 Ⅳ型肾小管性酸中毒医院 盐城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细菌性角膜溃疡医院 先天性肾病综合征医院 盐城护理咨询医院哪家好 小儿急性血行播散型肺结核医院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