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法律

龙血神皇 第86章 惊动天海宗

时间:2020-01-16 14:21:1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龙血神皇 第86章 惊动天海宗

次日清晨。

太阳从东方冉冉升起,给人一种重获新生的感觉。

祁家大门外的牌匾已经被弟子换成了圣甲盟,旧牌匾被祁家收入后堂。

圣甲盟众位长老跟一众弟子站在大门前,祁轩赫然站立在人群最前面。

看着大门上威武霸气的三个大字,众人欣慰的笑了。但是祁轩脸上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妹妹祁敏的经脉被段冲一掌震碎,至今还处于昏迷当中。叶枫更不用多説,他的伤势比祁敏还严重,被震碎了经脉不説,还伤到了五脏六腑。

如果没有奇迹发生,恐怕叶枫这辈子休想痊愈。

但是祁轩脸上却露出一丝坚毅,他隐隐还记得上次,叶枫被上官云鹤废掉丹田,昏迷三个月都能醒过来,而且武学精进不少。

叶枫身上有太多秘密,一定不会就这么死去的,妹妹也是一样。祁轩笃信。

想到这里,祁轩转过身,面向圣甲盟众人还有围观的妖石镇百姓,朗声説道:“今天,圣甲盟正式开始运营,希望各位长老各司其职,将圣甲盟的生意做大做强。”

圣甲盟众人听完祁轩的讲话,整齐划一的回应道:“请副盟主放心,我们一定尽心竭力。”

↑,..説完,一群长老单膝跪地,低头等待着祁轩嘱咐。

昨晚,圣甲盟众人紧急做过商讨,盟主重伤,不知道后边还会出什么变故,所以临时决议让祁轩担任圣甲盟副盟主,在叶枫醒过来之前,全权负责圣甲盟日常事务。

祁轩扫了一圈看热闹的妖石镇百姓,提高了嗓门再次説道:“我们的盟主叶枫闭关修炼,圣甲盟一切事务临时由我接管,请诸位务必要尽职尽责,不能辜负盟主对我们的信任,听清楚了吗?”

“是,我们不会辜负盟主、副盟主对我们的信任。”又是一声士气高涨的回应。

昨晚,除了月无影知道叶枫昏死过去之外,吉星阁众人并不知道详情。

然而,他们不知道,就在他们説话的同时,一个其貌不扬的胖子,转身从人群中悄悄走开。

祁轩没有注意到,如果他看见一定能认出,那人正是他跟叶枫在天荒城酒楼遇到的吉星阁弟子之一。

此时,圣甲盟算是暂时安定下来。

……

吉星阁大殿之中,一个一身火红劲装的十七八岁女孩,咬牙切齿,将手中的长鞭甩得“啪啪”作响。

殿下一群弟子吓得大气不敢出一口。

女孩便是段冲的女儿,段腾娇。虽然名字里面有个娇字,但却是出了名的蛮横不讲理。

自从她与天海宗大长老儿子古长浩订婚以后,更是仗着古长浩天海宗年青一代第一人的名头,肆意欺负一些小门派的年轻人,可谓臭名昭著。

今天她得知父亲被妖石镇刚成立不久的圣甲盟杀死,特意从天海宗赶回来。

此时的她,并没有觉得父亲死而生出多大悲伤,反而计较于他父亲被一个不起眼的小势力所杀,感到丢人。

甩着手中长鞭,段腾娇开口冲着殿下弟子大骂出声:“你们都是吃/屎的?一个小门派都让吉星阁这样狼狈,我们以后还如何在天荒城立足?你们就没有説我们跟天海宗的关系吗?”

段腾蛟大声呵斥着殿下弟子,银牙紧咬。

大长老看到殿下瑟瑟发抖的弟子,真怕他们一个不注意説错话被段腾蛟杀掉,赶紧上前打圆场,将昨晚发生的一切讲给她听。

听完大长老的复述,段腾蛟才知道这个刚成立的小势力竟然如此可怕。那个叫叶枫的年轻人居然如此恐怖,弹指间就让他爹死无全尸。

想到这里,她开口对大长老説道:“大长老,我现在就去天海宗,给我师傅説这件事情,吉星阁这边你先暂为管理。”

説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目光狠辣的扫视了一圈众人,接着提高嗓门,咬牙切齿的説了一句:“要是哪个不听话,你跟我説,我让他不得好死……”

説完,段腾娇风风火火走出了大殿,往天荒城南地老峰而去,那里正是天海宗的宗门所在地。

天海峰。

天荒城第一大势力。

主院坐落在地老峰dǐng,因其地老峰山势陡峭,直入云霄,从山dǐng看去恰似一片漂浮在天空的云海,由此得名天海宗。

据説宗主古剑锋已经是地元境九重修为,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能突破天元境。

天元境的强者是这片土地上的武者不敢想象的境界,听説,天元境修为可以与天荒城整个军队对抗,当然也只是传説而已。

段腾蛟回到天海宗,直接去了雅韵阁,那里是她的师尊古云的修炼之地,也是天海宗十二阁之一雅韵阁的驻地。

古云是天海宗的二长老,也是唯一的女长老,掌管着雅韵阁,门下有上百名女弟子,修为前几天刚刚突破地元境九重。

她为人比较古怪,虽然年龄不是很大,姿色又好,但是就是不喜欢跟男人打交道,所以门下弟子都是女性。

又因其对阁中弟子比较护短,故此被其他阁的弟子称为“老母鸡”。

当然,旁系弟子只是偷偷地叫,谁要是敢当面胡言乱语,死相一定很惨。

段腾蛟大踏步来到雅韵阁大殿门外。

门外是一处很大的平台,平台之上种了很多珍稀的数木跟花卉,看起来静雅中透出一股韵味,很多女弟子穿梭在树木花卉之间,有的讨论武技,有的嬉笑打闹,倒是一片祥和之处。

段腾蛟没有跟别人打招呼,因为她是师尊最疼的一个,所以对别的女弟子都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自然别的弟子也不屑于跟她交往,只有个别小家族的弟子喜欢跟在她后边狐假虎威。

段腾蛟噘着嘴,两个胳膊一甩一甩的走进雅韵阁大殿。

古云正在闭目打坐,听到殿外传来的脚步声,睁开了眼睛,看到徒儿一脸不开心的样子,微微一笑,开口问道:“徒儿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説完一脸慈爱的看着徒儿,等待着她的回答。

段腾蛟将吉星阁发生的一切説了一遍,随着她的叙述,古云脸上现出一片诧异之情。

段腾蛟讲完,撒娇般的哭诉道:“师尊,你一定要想办法为我爹爹报仇啊。”説完又是一阵痛哭失声。

段腾蛟是一個很善于表演的女孩,故意在师尊面前表演的楚楚可怜,其用心不外乎借师尊之力,报自己私仇。

听完徒儿的哭诉,古云心中泛起不小的波澜:“难道昨夜妖石镇上空突然出现的异象跟这叫叶枫的少年有关?”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网上挂号
四川省生殖专科医院的地址
安阳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好
赣州治白癜风费用
河北癫痫病治疗费用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