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新说金瓶梅(之一)

时间:2019-09-14 09:24:4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西门庆有钱,王婆子爱钞;西门庆贪色,王婆子多计。这二人一拍即合,各取所需,定下十条捱光计,渐渐接近潘金莲。于是西门庆在王婆子的茶坊里,采用五步绝招,便使潘金莲俯首就范。
从此,潘金莲被历史钉在了耻辱柱上,成为了千夫所指的 。


自古以来是男追女多还是女追男多?
毫无疑问,男追女多。所以这就给人一种错觉,男追女不好追,女追男更容易。女的往往比男的更成熟。这也是为啥男追女多的原因,男的喜欢就追,而女的喜欢却不说,当她爱上一个人才会追。
世间男女,大凡偷情这种事情,如果是女人主动出击勾引男人,基本是都能得手的。因为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在这种问题上都是大脑被小弟弟控制的,所以一勾一个准儿。
不过,也有特例,那就是武松和潘金莲。如果武松当年被潘金莲勾引成功了,恐怕施老先生的《水浒传》和兰先生的《金瓶梅》就会改写了。
反之,要是男人看上一个女人,勾引起来可能就比较微妙了。
当然了,不排除一个女人为了达到某种目的而主动献身的。比如,金钱、吃喝、房子等。但是大都会费尽一番周折的。施耐庵的《水浒传》里,太尉高俅的儿子高衙内应该是典型的公子哥官二代了,硬件条件比西门庆强的何止百倍,可人家林娘子是死活都不答应。
这说明一个啥问题呢?
说白了,男人勾引女人的主动权全部在女人一边。好比你把自个捯饬的帅帅的,走在大街上,看到一个大姑娘觉得挺对眼儿,二话没有,就上去跟人家直眉瞪眼的说,小爷爷有别墅,有宝马,银行存款过千万,我爸爸还是李刚。只要你跟了我,啥都依你。
这番言论不把大姑娘吓着才怪,人家除了觉得你是神经就是神经。即使你所具备的条件和所说的话都是真的,她也不会理你。因为你没给人家大姑娘一个台阶,一个让她觉得自己并不全是被外在所吸引的台阶。
一个人所追求的,有时候真的很需要其他情绪来进行伪装,不然就会令人很恶心。换言之,如果女人愿意,即使你五个条件一个都达不到这事儿也能成,就像当年的王宝钏喜欢薛平贵一样,寒窑受苦十八年,吃糠腌菜她也心甘情愿。可是女人要不愿意,哪怕你有一百个条件,这事儿都没戏。


王婆子一招一式将西门庆拿的死死的。
毫不夸张的说,西门庆一撅腚王婆子就知道他拉几个粪蛋,说她是西门庆肚子里的蛔虫一点也不唻悬。是个响当当的货色;二是王婆子懂女人心理,条分缕析,将潘金莲那雌儿的心理活动分析的鞭辟入里、头头是道。
王婆子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因人制宜。其定下的十条挨光计,层层推进,步步为营,根据每一步对手的实际反映制定出相应对策,敌变我变。进可攻退可守,不胶柱鼓瑟,不凿死卯子,属于动态规划法的一种,是现代运筹学的开山鼻祖。
但是,王婆子尽管有十成胜券,可她还是再给西门庆打预防针的同时给自个留了退身步。
钓罢西门钓金莲,王婆子接着钓人。
王婆子和西门庆定好了诡计后,便着手实施了。
说这一天,她早早的就起来盯着,一瞅武大郎开开门,挑着炊饼担子走了,她心中高兴,知道就剩潘金莲了。又等了会儿,对着镜子把头发梳了梳,胳肢窝夹着三匹好东西去叫潘金莲的门。
潘金莲她们家很少很少有人来串门儿,一听砸门,赶紧把门开开了。她一瞅,是隔壁的王妈妈,潘金莲和王婆子是很熟悉的,要不然当日武松回来时,她能请王婆子掌勺么?
邻居嘛,互相就得帮助,互相就得借用。
因此,潘金莲非常热情地把王婆子请到了楼上。
王婆子进屋后,东瞅瞅西看看,嘴里不住地啧啧。哎哟哟,大娘子啊,您瞧您这屋子收拾得多干净,连个草刺儿都没有,真是个利索人儿。
瞧见没,这就是说话的艺术,上来先给你带个高帽。要不说当今要人们都要学习说话艺术呢。话是一样的,就看你怎么表达。有的人一张嘴就让人烦,有的人一张嘴,那话说出来就让人爱听。
要论《金瓶梅》里的语言技巧。毫无疑问,兰陵笑笑生是个世事洞明的语言大师,而《金瓶梅》里的人物,嘴皮子厉害的莫过于潘金莲、应伯爵。
下面咱列举一二。
作为《金瓶梅》里名副其实的帮闲,奉旨贴食的应二花子可谓是人情练达,称得上天生的“应白嚼”。这位表字光侯号南坡的世之大丑,一生蹭吃蹭喝,在西门家以应二爷自居,好不放肆,敢从西门庆嘴里抢吃的,敢戏弄西门庆的姘头们,敢在西门庆行房的时候趁机抽头,真可谓是帮闲堆里的一朵奇葩。
且看巧舌头应伯爵如何不动声色地白嚼人:回合,要饭的死活不说自己来要饭:《金瓶梅》回“西门庆热结十弟兄武二郎冷遇亲哥嫂”,西门庆因问道:“你吃了饭不曾?”伯爵不好说不曾吃,因说道:“哥,你试猜。”西门庆道:“你敢是吃了?”伯爵掩口道:“这等猜不着”。
第二回合,要做一个让主顾心甘情愿大餐伺候的乞丐:西门庆笑道:“怪狗才,不吃便说不曾吃,有这等张致的!”一面叫小厮:“看饭来,咱与二叔吃。”伯爵笑道:“不然咱也吃了来了,咱听得一件稀罕的事儿,来与哥说,要同哥去瞧瞧。”西门庆道:“甚么稀罕的?”伯爵道:“就是前日吴道官所说的景阳冈上那只大虫,昨日被一个人一顿拳头打死了。”西门庆道:“你又来胡说了,咱不信。”伯爵道:“哥,说也不信,你听着,等我细说。”于是手舞足蹈说道:“这个人有名有姓,姓武名松,排行第二。”先前怎的避难在柴大官人庄上,后来怎的害起病来,病好了又怎的要去寻他哥哥,过这景阳冈来,怎的遇了这虎,怎的怎的被他一顿拳脚打死了。一五一十说来,就象是亲见的一般,又象这只猛虎是他打的一般。说毕,西门庆摇着头儿道:“既恁的,咱与你吃了饭同去看来。”伯爵道:“哥,不吃罢,怕误过了。咱们倒不如大街上酒楼上去坐罢。”只见来兴儿来放桌儿,西门庆道:“对你娘说,叫别要看饭了,拿衣服来我穿”。
看看,应伯爵几番欲言又止,几番欲吃不吃,吊着西门庆的胃口,从初的讨吃,到拒绝粗茶淡饭,再到西门庆兴高采烈地同到大酒楼吃大餐,一波三折,不可谓不精。
要不说,说话是门儿艺术呢。
时下时兴的一句话不就是:你会聊天么?


世生万物,相生相克。
一个生物在克星没出现之前,由着你折腾,就像孙猴子大闹天宫一般,一旦折腾得差不多了,如来佛祖就该出现了。
这不,女中魁首的潘金莲克星出现了。
看看人家王婆子,上来先把个潘金莲奉承一顿,这几句话不多,明显着就是在夸她是个贤惠持家的好女人。这话,哪个女人不爱听。
潘金莲也客气了几句。然后王婆子说,哎哟大娘子,您说这年月办点事儿有多难,拿我老婆子来说,光身一个人,处处碰壁,苦不堪言。且不说料理家中这些事儿,在外面办点事谁理你呀。
几句话把个潘金莲弄得一头雾水,干娘,您指啥说的。
王婆子叩打唉声,甭说别的,我六十多奔七十的人了,有今天没明天了。正所谓,今天脱下鞋和袜,不知明天穿不穿呢。也许睡一觉就睡死了,我不得把后事做个料理。我就想着做一身寿衣,等我死的时候再留下点棺材本儿钱,哪怕哀求邻居把我抬出去埋葬了,别使我这把老骨头白骨现天狼拉狗啃就心满意足了。好心人还真有,有一位大善人,知道我老婆子不容易,给我买了这么几块衣裳料子,你看看咋样?
说着,王婆子把布料打开了。
王婆子嘚波嘚和潘金莲诉苦,潘金莲还真就信了。
前面咱们说过了,潘金莲虽自幼卖身为奴,可卖得都是大户人家,她是吃过见过的。她一看王婆子打开的衣裳料子,暗吃了一惊,这都是上好名贵的东西,这得花多少钱那?
王婆子装糊涂,假装不识货。不错吧,我可不是内行,但我觉着这玩意钱少花不了。这是那位大善人施舍给我的,我寻思找个手艺好的人给我做,腿都跑细了,人家不收活儿。你说,这不是瞧不起我这个孤老婆子嘛。衣裳料子有了,瞪眼儿做不了,愁人不愁人那。今儿我来,就是想求大嫂给帮个忙,你看哪个手艺好的,收活的人给我介绍个一个俩的,我也感恩不尽了。


求人办事是分技巧的。明明是想求人办事,王婆子偏偏不明说,她是拐弯抹角剜着心眼儿的要潘金莲自个说出来,还得说是你自己个心甘情愿的。
说白了,这就是智商。
在这一点上,我们的“爱情导师”王婆子很好的把握着主动权,你看她不急不躁,慢慢推进,环环相扣,就像个捕鱼的高手,打好了水坝,就等着鱼儿自个往盆里跳了。
听了王婆子的诉苦,潘金莲说,妈妈,这么办吧,如果你要是不嫌弃的话,我给你做得了。王婆子等着就是潘金莲这句话,可她脸上和嘴上却不能带出来。哎哟,那咋劳驾的起呢?
潘金莲抿嘴一笑,您说这话就见外了,我们也没少求您了,我有事不照样找您了帮忙吗?我闲着也是闲着,呆着也是呆着,带着手也就把活计做了。
王婆子双手合十,嘴里一个劲儿念佛。哎哟,我的佛祖哎,大娘子,您了要是能给我做,老身那真是求之不得。咱这么说吧,就是那好裁缝,也不如你的手头儿漂亮。
看看,王婆子的嘴那真不是白长的,一下子又把个潘金莲捧上了天。
王婆子心说,妥了,一成把握了。她的嘴多能聊,把活儿放这了。那要说你放下活儿走不就得了,她不但没走,反而答答咯咯的又说,我说大哥回来还得做炊饼,你这屋子也不宽敞,把案子一调摆开,我这有些于心不忍。不如这样,可着我家糟践,你那,到我家去帮着我做活。
潘金莲说,不必了。我这收拾收拾还行。
听潘金莲这么一说,王婆子暗打主意。心里合计,你要是不去我那,一切不都前功尽弃了。老家伙就是心眼多,随机应变能力强。大娘子,是这么回事,我那不是还开着个破茶馆了嘛,多少的我还能卖几壶水,挣俩钱儿不是。你要去我家,我一面学干活儿,一方面还能照料我那个破买卖。你看咋样?有个大事小情的,我还能给你打个下手,比在你家不是方便多了。
王婆子的话说得滴水不漏,潘金莲合计合计,可也是。好吧,要这样,等明天我当家的走了后,我就到您了那里去干活儿。
二分光,成了。王婆子听潘金莲答应了,她是心花怒放。
谢过潘金莲后,王婆子满面春风,扭打扭打走了。

共 84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作品赏析主要从语言的运用技巧方面分析了《金瓶梅》里助纣为虐的王婆设计迫使潘金莲一步步坠入深渊的过程。在分析王婆设计的语言特色时,首先分析了社会上男女性格方面的差异,为下文的赏析做好铺垫;然后较为详细地分析了王婆是如何一步步将西门庆拿得死死的,同时结合一位西门庆的手下巧妙地骗吃喝的故事,点出了说话注意说话艺术的极端重要性;接着详细地阐述了王婆诱使潘金莲上钩的经过,一言一语,一招一式,无不天衣无缝,层层推进;作者赏析语言艺术、技巧的目的,就是告诉人们,学会巧妙地使用语言,更好地做好自己的事情。文章语言清新朴实,见解细致。问好作者,祝您佳作不断!【编辑:平淡如水】
1 楼 文友: 2017-06-28 06:45:55 这篇作品赏析主要从语言的运用技巧方面分析了《金瓶梅》里助纣为虐的王婆设计迫使潘金莲一步步坠入深渊的过程。 不与他人攀比,只求自己进步!小孩中暑
胸肋满闷是什么病
孩子消化不良小妙招
薏芽健脾凝胶的功效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