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活

战血凌天 第七百三十七章 急剧变化!

时间:2020-01-17 03:11:1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战血凌天 第七百三十七章 急剧变化!

刘青越来越意识到姬风绝对是一个变数,因此,姬风必须要除掉浑身散发着杀气的他转身回到了密室,

姬家。

正在修炼的颜瑜忽然睁开了双眼,眉头微皱便叫来了下人交代了一番便向城外走去,不多时便来到了城外树林中。

墓碑的影子一阵蠕动,刘青的身影浮现,没有过多的话语,开门见山的说道你不是说姬风现如今已经被关押在姬家了吗。。

听着刘青冰冷的语气,颜瑜便知道事情可能有了问题不错,我亲眼看见姬家的祖器突然出现将他摄走不会有错。。

蠢货,今日姬风来找过我!刘青说道。

怎么可能!他明明。颜瑜吃惊的说道。

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就是你在骗我,第二种就是他们已经开始产生了怀疑。刘青道。

整个家族都知道姬风被封印了。颜瑜说道。

这个由你来搞清楚,我怀疑姬家已经起了戒心,而且我现在不知道姬风洞悉了多少秘密,姬家的事情提前,崩血丹现在给你,我要再一次确保姬家的高层全部中了血毒。刘青说道。

姬尊霍已经中毒很深,就算不需要崩血丹他也用不了多久就会全身的血液崩裂,那几位老祖深居浅出,我已经有很久没有见到了。颜瑜凝重的说道。

不重要,你之前已经确定他们都已经中了血毒,那么,以他们现在的实力根本就无法察觉,血毒会自行加深,我本来想先解决了隐魔宗的事情在对付姬家,现在计划改变,两个月后,我一出现,你就将崩血丹捏碎让之在姬家飘散,你可明白!刘青说道。

明白了师兄,元易颜瑜战战兢兢的说道。

我既然答应你留他一条狗命,绝对不会食言,到时候你可以跟他一起过你们想要的生活。刘青说道。

多谢师兄。颜瑜道谢,当她抬起头,刘青已经消失不见。

颜瑜此刻心中无比混乱,他早就开始着手算计刘青,但刘青太过谨慎,没有留下太多能够让她算计的东西,刘青要来姬家,那么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姬家人抹杀了他,同时还不能让他对我有丝毫的怀疑,如若不然的话他在危急时刻不会想到我,不过他现在太深了,不会相信任何人。思来想去,颜瑜只能按照他的思路来,他现在盼望的就是在最危急的时刻,刘青根本就顾不得许多,除了她没有任何人能够救他。

看着手中的崩血丹,即便是我不捏碎他,刘青自己一定也会有办法,所以这崩血丹我还是一定要捏碎的!。

当颜瑜回到姬家的时候,姬风已经到来,而且进入到了祖地当中。

见过几位老祖!姬风对着姬家的几位老祖行礼道。

啧啧,我们果真没有看错人,这般年纪已经到了二劫至尊,说来我们还真是惭愧啊。。

老祖谬赞了,姬风此次回来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说。姬风说道。

嗯?何事?姬青博弈问道。

姬风将刘青在战族的所做全盘托出之后说道刘青已经被血魔控制了,而且既然他已经将手伸到了其他星域,那么帝星绝对有所动作,思前想后我觉得家主的这些年的变化应该就是与刘青有关。。

刘青?你说的可是隐魔宗的圣子?姬青博弈说道。

正是他,他与我是旧识,当年在南域的时候他就是金永山庄的大弟子,金永山庄被我们灭掉之后他就消失不见,而后光明帝国大战的时候他以北域一个宗门的身份参加了战斗,那时候他就有些不一样了,现在应该全部被血魔吞噬控制,我断定,家主中的的就是血魔的一种邪功之毒。姬风说道。

姬风说完之后,几位老祖对视一眼,姬尊轩说道这样就说的通了,元易的妻子正是金永山庄的人,也是刘青的师妹,原本以为即便如此也无所谓,毕竟姬家并不是那种古板的家族,心在看来,家主的毒应该就是她所为!。

刘青的师妹?你们说的是谁?姬风问道,金永山庄中的弟子姬风并不算熟悉。

他的名字叫做颜瑜,是金永山庄庄主的女儿。姬尊轩说道。

什么!竟然是她!姬风惊呼一声。

看来你也认识!那颜瑜嫁入姬家也有几十年了,一直以来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姬青博弈说道。

姬风苦笑一声心道太认识了!姬风能够有今天,可以说全都是拜颜瑜所赐,颜瑜若是不毁了他的丹田他也不会找到天剑邪君,之后与轩辕剑有关的一切都不复存在,现在的他可能还是按照一般的修炼方式修炼元丹。

老祖,我想,我找到关键人了,家主的毒一定就是她下的,他在姬家这么多年,我恐怕几位老祖也早已着了道。姬风说道。

姬觉正眉头一皱说道我们?。

不错,几位老祖,那血毒极为特殊,它在会与宿主的血液融为一体,并没有什么异状,而关键时刻就会出现问题,至于这个关键时刻是什么时候我也不清楚,不过看家主的变化,相比首先便是无声无息的改变一个人的性格,且还有一枚丹药,被别人服下的话,会不断地汲取能量,虽然短时间内中毒者实力增长很快,但都是为他人做嫁衣。姬风说道。

几位老祖的脸色十分难看,几人修行了这么多年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算计了,姬风看着几人的脸色说道,老祖莫慌,我有办法能够解毒。。

如此诡异的毒你有办法?姬青博弈笑着问道,因为姬风是他青脉的人,他了解姬风,既然姬风说了就说明他一定有办法,之所以他笑完全是为了给那四个老家话看。

我曾有过际遇,万毒不侵,天下间所有的毒都不在话下,而且我也给被人解过这种毒。姬风说着,取出了一把玉壶,划破了手心将自己的鲜血挤了进去。

几位老祖都是一阵惊讶,而姬青博弈则是呵呵一笑将壶中的血饮了一口长长的呼了一口气说道都说战脉者浑身都是宝,这血液当中更是精华的存在,当真不假。。

姬风浑身打了个冷战尴尬的笑了笑,几人喝完之后,没过多久,就感觉血液沸腾,浑身一片通红,片刻之后噗噗噗!每人都放了几个又臭又响的臭屁之后,张口突出了一滩腥臭难当的黑血。

姬青博弈除了感觉姬风血液蕴含着强大的能量之外并没有什么异状,实际上他常年在落尘剑宗,并没有中毒,所以也就没有什么毒可解。

姬青博弈与姬风捂着鼻子哈哈大笑一声说道老东西,自己的臭屁把自己熏的吐血三升,也算是太古以来第一庄奇事了,哈哈哈哈!。

几位老祖脸色尴尬,没有想到解毒之后会有这样的反映,咳嗽一声姬觉正说道姬风啊,这次多谢你了。。

老祖客气了,不过这么看来,姬家已经被盯上了,剩下的这些血留着给家主解毒,其余的人倒是不急,不过我认为还是将计就计的好。姬风说道。

呵呵,不错,以前是敌在暗我在明,现在敌人已经浮出水面,他们却并不知情,之前也有了部署,现在有了目标更好做了。姬青博弈说道。

此时,颜瑜正在房间当中等待着姬尊元易,姬尊元易已经闭关了三月,今日正是出关的日子。

当姬尊元易回来的时候,颜瑜说道元易,此前的药效已经完全挥发完了,现在就是要夯实基础的时候,你你出去历练一番吧。。

历练?我闭关之前刚刚回来,现在基础十分扎实,没有一点的虚浮,你我三月未见,还未曾亲近,这就轰我出去?姬尊元易笑呵呵的说道,说着,上前抱住了颜瑜。

颜瑜笑着退开了姬尊元易说道别闹,跟你说正事呢,你现在感觉基础扎实不假,单是药效还有一个反弹期没在这期间你需要的就是战斗,要不然则会不进反退,去吧,进入就走,最少两个月。。

又是两个月啊!姬尊元易说道。

两个月还是最少的期限。。

瑜儿,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你看,你我成婚这么多年,还未给我生个一儿半女,历练的事情不急,明日我就离开如何?。

颜瑜正色说道元易,我知道你对我好,但是我真的是认真的,我不希望你这么长时间的努力前功尽弃,所以你现在就去吧,真的事不宜迟。。

姬尊元易看到颜瑜是认真的也不再开玩笑好吧,瑜儿,我听你的,现在去跟父亲母亲知会一声就离开。。

颜瑜点了点头。

祖地。

姬尊元易离开了。姬青博弈喃喃的说道。

我分析是那刘青与颜瑜要有动作了,元易心高气傲,虽然一心想要继承家主之位,但对于家族他是万万不会背叛的,这么看来,颜瑜是想将元易支开,呵呵,看来他们的计划应该是想要将我姬家一打尽啊。姬尊轩冷冷的说道。

这个毒妇!我姬家代她不薄!姬觉正冷然道。

颜瑜到了祖地入口了,他来干什么?姬觉正怒气冲冲的问道。

姬青博弈说道别忙,先让他进来,看看她想要做什么。而后对着姬风说道姬风,你先避一避,别让他看见你,毕竟现在的你还应该被封印着。。

坏了!青祖,我今日见过刘青,相比刘青一定将我并未被封印的事情告诉了颜瑜。姬风急忙说道。

现在想想,当刘青见到姬风的时候那种差异的眼神,姬风起先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对,现在想想,原来是因为这件事。

我先避一避,看看她有什么说的吧。姬风说道。

姬青博弈点点头,随即姬尊轩开口说道颜瑜你有何事,想来祖地为何不去先找家主请示。。

姬尊轩的声音在颜瑜的耳边响起,颜瑜叩首说道罪妇颜瑜前来请罪,因为事关重大,只能说与几位老祖听。。

几人相视一眼,随即,祖地的禁制打开,颜瑜走了进来,一路疾行,颜瑜在哪小院外跪倒说道几位老祖,罪妇颜瑜,乃是家尊脉家主之子姬尊元易发妻,自知罪孽深重特来请罪,在事情没有发生之前并将一切和盘托出,希望不会酿成大祸。。

讲!这次换姬尊撤开口道。

颜瑜的出身几位老祖应该很清楚,我的师兄现如今正是隐魔宗的圣子,他修炼了一种魔功,名曰血魔天功,吞噬了无数人成就今日的实力,然而他早已布下局,首先让我嫁入姬家,而后一步一步在姬家站稳脚跟,视情况将一种奇毒传播给姬家所有人,中毒之人不会有任何的不适反而会感觉功力进展很快,然而最后会被吞服这种毒的母丹之人吸收了所有血液当中的能量,颜瑜在姬家这些年,备受家族恩泽,时至今日对当初的做法深感愧疚,在打错并未铸成之前悬崖勒马,前来认错,请老祖降罪。颜瑜简单的将事情说了一遍。

孽畜!你的话若都是真的,你可知道姬家会堕入万劫不复当中!姬尊撤冷喝道,同时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颜瑜被一股气劲抽在脸上,喷出一口血但并没有受到很重的内伤。

一直心中担忧无比的颜瑜被扇了一巴掌之后倒是微微的放下心来,既然在这时没有杀了自己那么自己的性命多半是保住了。

姬家有多少人中毒?姬尊撤问道。

会老祖,除了青脉之人,几乎全部中毒。颜瑜答道。

家主这些年的性情大变,是否与你有关系。。

会老祖,有关系,父亲中毒最早,现如今已经有时会影响心智了。颜瑜答道。

简直混账!一声断喝啪!的又是一声,颜瑜被抽飞,再次回来跪倒在地。

既然几家所有人都已经中毒了,那么你有什么办法能够将这毒素化解?还是说那枚母丹在你手中。姬尊撤问道。

回老祖,颜瑜没有。。

就是说你是来送死的?姬尊撤的声音变的很低沉问道。

回老祖,我虽没有解药,但是却有别的办法能够解决此事。。

还不快说!。

回老祖,刘青今日传消息给我,因为事情发生了变故,所有计划提前,要在一个月后全面开始,到时候他会前来姬家,他给我了一颗崩血丹,到时候我若是捏碎将他混在空气当中,吸入之人,若是身中血毒的话一旦运转玄气便会气血逆流,炸成血雾,被刘青吸走,以刘青的为人,就算他给了我,自己也会有一颗,所以崩血丹我一定要捏碎,不过,几位老祖当中青祖并没有中毒,当然刘青自然是不知道,那时候只要其他几位老祖不出现,不要运转玄功,就不会有事,几位老祖没事,刘青就无法吸收到,一旦如此,他目前的实力就不是青祖的对手,就算是青祖不请出帝兵,也完全能够将刘青杀死。颜瑜说道。

实际上之前颜瑜一直以来都因为如何让姬青博弈中毒一事十分苦恼,然而当自己的想法改变之后,他便不再这么想,既然要杀死刘青,那么青祖自然是最好的人选,后来姬青博弈时常返回几家,颜瑜想要下毒的机会太多,却不再动手,她这些年部署了一些东西,唯有姬青博弈是她的杀手锏!

呵呵,看来老夫离开姬家倒是躲过了一场横祸啊!姬青博弈冷笑着说道。

你说了这么多,那个刘青就没有点后手?他就这么信任你?姬尊撤说道。

他并不是那么信任我,尤其是最近几年,但是血毒除了杀死母体根本无解,早期的时候以下毒,即便现在他不信任我也会对自己的血毒有信心,所以我断定他一定会来,而且,只要按照我所说,姬家一定不会有事情。颜瑜说道。

我很好奇,你们为何要对姬家下手,还有就是事情到了现在,你们几乎要成功了,为何你要站出来?备受恩泽这种话就不要再说了,我要听实话。姬青博弈问道。

回老祖,向姬家下手,是我的主意,当然即便我不说也是早晚的事,之所以我会建议从姬家下手是因为姬风,我金永山庄就是断送在他的手中,我恨他,我恨不能将他千刀万剐!但我现在之所以站出来是因为元易,我爱元易,我们两人这么多年,我早就深深的爱上了他,为了他我能付出一切,甚至是我的生命。如果姬家没了,就算元易还活着我们之间也会势同水火,这绝对不是颜瑜想看到的。颜瑜说道。

元易也是你刻意放走的吧。。

正是,到那一天一定会有战斗,我不希望他知道整件事情有我的存在,所以,各位老祖,颜瑜被无他求,如果将我杀了的话,颜瑜只希望老祖不要将我的事情告诉元易,我爱他,我真的爱他。说着哽咽起来。

你退下吧,回去之后什么都不要说,无论跟谁,整件事情我们自有计较!姬尊撤说道。

是,老祖,颜瑜告退。说完便如释重负的离开了祖地。

姬青博弈说道她说的最起码有一大半是真的,不过却很是聪明,自己的罪责并未多说,既然如此,咱们也好好部署一下吧。

西安市第八医院
凌源市第二人民医院
长沙治疗牛皮癣方法
山东白癜风治疗医院哪家好
湖北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