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体育

流年自习课小说外一篇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6:56:0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自习课]  叮铃铃——  一阵刺耳的铃声在校园里响起,既尖锐又冗长。  学生们慌乱地从操场的各个角落涌向教室。李春嘟着嘴,一脸通红地从校园东首的厕所里跑了出来,左手里还拽着半截布裤带。  “报到!”  他的嗓音既尖又细,像女孩子,但又缺少女孩子的柔性,有点硬,因此在班上混得个绰号“李公公”。  天很冷,王老师穿着一件带有毛领的旧式军大衣,两只手插着衣兜,向门外瞄了一眼,“怎么又是你?总是拖拖拉拉的!在门外罚站五分钟!”  李春垂着头,大气也不敢出,手不由自主地垂落到腿的两边,那半截如麻绳一样粗的布裤带立刻像条尾巴似的挂在了棉袄的下边,在寒风中来回摆动。  “一节课是自习课,同学们自己复习课文,做好课堂练习。大家不准讲话,不准做小动作,不准出教室!”王老师一边在讲台前踱着方步,一边板着脸宣布,“张霞,你到前面来,负责监督!”  “哎。”一个扎着两条羊角辫的小姑娘从中间的位置上站了起来,捧着书本走到了讲台前面。  “你们好好遵守纪律!如果有谁捣乱,张霞放学后向我汇报。另外,今晚的家庭作业是背诵白天所教的两篇课文,并抄写书后生字词五遍。”说完,王老师走到教室门口,脸冲着李春,“站没站相!腰杆挺起来!还差两分钟,在心里默数到120,然后进教室!”  李春一个激凌挺直了身子,一边望着王老师渐渐远去的背影,一边在心里急速地数着:“1、2、3、4……”  课堂里的气氛终于缓和了下来,一张张冻得发红的小脸开始有了笑意。不一会,教室里便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桌子板凳碰撞声,伴着阵阵躁动,叽叽喳喳的交头接耳声也跟着活跃起来。  张霞站在讲台前,看着下面的情形,一脸焦虑。尽管她是班长,有着老师授予的权力,可面对大家还是无能为力。特别是那几个调皮的男生,她害怕他们下课时找她麻烦,更害怕他们到处叫她的外号“麻花”。所以,即使有人违反了纪律,她也不敢真的去汇报。  李春在门外刚数到100,便如贼似的冲着张霞晃了一下脑门,“到120了!”说完,就自顾走进了教室。就在他跨进门内的一刹那,不知谁突然大叫了一声:“你们看,李公公的肠子拖出来了!”  “哈哈——”  教室里立刻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李春低下头,急忙拈起那半截布裤带,胡乱地往腰间一擩,三步并着两步跑回了自己的座位。  教室里的气氛更加热烈了,除了后面的男生在肆无忌惮地嬉笑打闹外,前排的几个女生也悄悄地拉起了呱,比较着今天谁穿的花棉袄更好看,谁辫子上的扎绳更漂亮,谁书包上的花边波浪多等等。就连站在讲台跟前的张霞也忍不住伸着头,参加到她们的讨论中了。  正当她们挨着脑袋,叽叽咕咕谈兴正浓时,突然,从后面飞过来一顶黑色的狗皮帽子,不偏不斜,正好落在了脖子伸得好长的张霞头上。  顿时,女生们发出一阵尖叫,张霞两脸绯红,一把摘下帽子,使尽地扔向墙角,嘴里愤愤地骂了句:“缺德!”  后面的男生随即变得狂热起来,混乱中有人在喊:“鸭蛋,你的帽子送给麻花了!晚上就把她抱回家吧!”  “放屁!谁扔的?谁给我捡回来!小心我的拳头!”倒数第三排,一个脸圆得像鸭蛋似的男生正舞动着膀子,怒气冲冲地威胁着。  “麻花扔的,你让她给你捡呀!呵呵!还没过门,就要打媳妇啦!”又有人在嚷嚷。  鸭蛋瞪着眼,牙根咬得咔咔响,正要继续发作,突然看见张霞眼泪汪汪地奔回座位,趴在桌面上抽泣起来,不由得把那些已到嘴边的脏话又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李春就坐在张霞的后面。此刻,他的一张脸也憋得通红,正埋着头,拚命地扒着腰间的布裤带。体育课上,由于大意,在挠痒痒时,不小心将布裤带夹到,结果拽成了死结。课间去了两趟厕所,都没办法解开,反而被弄得越来越紧。此时,他虽然死死地夹着屁股,可肛门还是在一煽煽地抽搐着。  不一会,他脸上就露出了痛苦而又古怪的表情,一边呲牙咧嘴,一边不停地扭动着身子。  旁边的“鼻涕虫”马林终于被他碰撞得不耐烦了,猛地推了他一把,“李公公,你屁股上是不是生疮啦?坐稳一点,好不好?别老在这里晃来晃去的!”  就让他这么猛地一推,李春原本绷得很紧的屁股一下子松驰了。只听见“哧”的一声,接着又是一连串“咕嘟、咕嘟”的冒泡声,随即,一股熏人的臭气从空气中弥漫开来!  “什么味道?咋这么臭?谁干的好事?”大家捏住鼻孔,开始满地寻找,教室里又是一阵骚乱。  马林清楚地听到了李春屁股底下发出的这沉闷的怪声,不过他的两个鼻孔被厚厚的黄浓鼻涕堵塞了,闻不到身边传来的臭味。看见大家都在胡乱地猜测,就疑惑地捅了捅李春,“喂,你小子是不是干了见不得人的事?刚才是些什么声音?”  李春慌忙朝马林摆了摆手,并暗暗挤了挤眼睛。此时,他的脸色已缓和了许多,如大病初愈一般,一点痛苦的表情也没有了。他一把扯过马林的耳朵,悄悄地说:“鼻涕虫,你反正闻不到,只要你别说出去,回头我送你好东西。”  “你小子果然……”  “嘘——”李春吓得连忙捂住了他的嘴,慌乱中,手心正好盖在那两道黄浓鼻涕上。  李春抽回手,在裤子口猛擦了几下,“你说吧,想要我的弹弓,还是木头枪?”  马林眼睛顿时一亮,他挠了挠头皮,犹豫了一会,说:“那就弹弓吧。”  “好!”  “唔,不行!不要弹弓。”他又急忙改口,“我要你的小人书——《西游记》!”  “什么?那是我妈上月刚为我买的。你真够狠的呀!”李春急得差一点蹦起来,屁股一着劲,里面的大便被压到了裤子的布眼里,板凳面子立刻变得橙黄橙黄的。  “那你看着办吧!”马林一摊手,装势起身要叫人。  李春慌忙一把拉住他,细着嗓门说:“好吧!就《西游记》!不过,你得答应我个条件,今天这件事永远不准说出去!另外,放学时还要替我把着风,我得去河边把板凳洗干净。”  “行!”马林一脸得意。  前面的张霞早已顾不上抽泣,受不了身后发出的阵阵臭味,不得不掩着嘴巴鼻孔又回到了讲台上。  鸭蛋见始终没有人承认谁扔了自己的帽子,只好气哼哼地站起来,准备亲自去捡。但当他发现张霞又回到了讲台时,便又重新坐了下来。  就在大家捏着鼻子,锁着眉,相互猜疑的时候,猛然,耳边响起了那熟悉的声音:  叮铃铃——  啊!终于下课了!  教室里立刻像炸了窝,大家手忙脚乱地往书包里塞着书本,顾不得臭味,你推我搡的直朝门口挤。张霞也赶紧回位去拿自己的书包。整个教室,只剩下李春和马林坐着不动了,但,此时谁也不会注意他们。  鸭蛋背着书包,艰难地从人群缝里弯腰捡起了已被踩得一塌胡涂的帽子,跌跌撞撞的,差点儿被绊倒。  不一会,教室里就已一片安静。  马林站起身来,跑到门外四处看了看,回头对李春说:“喂,没人了,你快点!我还要回家哩!”  “嗯,你在我身后挡着点。”  就这样,两个人一前一后,鬼鬼祟祟地提着板凳,迅速地跑到了校园外的小河边。李春撕下本子上的一张纸,躬着腰,把凳子放在河里使劲地擦洗着,那裤子里外都糊满大便的屁股在半空中不停地晃动着。  “行了!再不走,就晚了!”马林催促着。  “好了。”李春匆忙答应一声。  随后,马林把着风,李春又一路小跑地把板凳送回了教室。在路口分手时,马林扔下一句:“别忘了,明天把我的《西游记》带来!”  “放心吧!”李春嘴里答应着,心里却在嘀咕,还没到明天哩,就说《西游记》是你的了!太不仗义了!他一边愤愤地想着,一边满腹心事地往家的方向赶去。  或许,家里等着他的不只是妈妈烧好的热气腾腾的饭菜,还有爸爸那无情的巴掌……    [窗口]  队伍已经排得很长了,窗口却始终没有动静,业务仿佛中断了一般,焦虑写在每一个人脸上。大家都伸长了脖子,耐心几乎到了极限,那种压抑的愤懑酷似烈日下暴晒的麦秸,随时有可能熊熊燃烧起来。  整个营业厅显得异常的肃静,空气也如凝滞了一般,人们的心情变得更加沉闷和焦躁。  今天是星期天,银行只开设了两个储蓄窗口。按以往情形,双休日的业务是比较清淡的,顾客一般不会排成长队,但是,今天却非常特殊。  参加工作才一年半的小王是1号窗口的储蓄员,他正满脸严肃地坐在电脑前打印着存款凭条和活期存单,眼眶里隐含着一丝怒气,原本白净的脸上此时因愤闷而变得愈加苍白。然而,作为一名在岗职员,他始终不敢有所发泄,只好不停地吞咽着唾液,紧咬着嘴唇。  不一会,他站起身,把一张刚刚打印好的存款凭条递到窗口,喉咙里生硬地蹦出几个字:“请你签名。”  默默接过凭条的是一位长得虎背熊腰的中年男子,身穿一件咖啡色夹克和一条棕色的休闲裤,身前柜台上放着一只黑色公文包,包旁边是一扎十元面额的纸钞,大约有一万元左右。只见他漫不经心地在凭条上签好自己的姓名,然后,又一言不发地推到柜槽前。  小王接过凭条,同时把一张存单递出:“请收好你的存单。”  男子向存单上斜瞄了一眼,随即,面无表情地从那一扎纸钞里又抽出一张递给小王:“存活期。”  小王的喉管暗暗地蠕动了两下,机械地接过那张十元钞票,再次坐下,重复那已操作了几十遍的存款流程。  男子把那张十块钱的活期存单捏在手里,轻轻地朝它吹了口气,然后递向旁边的2号窗口。  2号窗口前站着一位打扮得十分妖艳的年轻妇女,戴着铂金项链和耳环,头发和眉毛都染成了金黄色,嘴唇涂得红润润的,上面套一件大红短风衣,下面是黑色紧身裤配高筒马靴。只见她得意地从男子手里接过刚刚开出的存单,瞧都未瞧一眼,便立刻扔进了面前的柜槽里,“把这张也取掉!”  接待她的储蓄员是小刘,虽然比小王早两年参加工作,阅历稍微丰富些,但毕竟是一位女同志。见此情景,尽管心中十分忐忑,却也不敢有任何表露。只好一次次接过对面递来的存单,再一张张地为她办理取款业务。  就这样,这对男女一人霸占着一个窗口,旁若无人地这边存,那边取,钱和存单在他们的手中不停地轮转。  他们的身后,是两排长长的队伍,许多人脸上布满了焦虑和愠怒,然而,却都敢怒不敢言。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他们还在继续。小王开出的三本存单已悉数转到了小刘的手里。  几个着急赶时间的人实在忍耐不住,又不敢轻易惹事,,不得不带着愤概离开了。  怒火在人群里逐渐膨胀,空气变得更加凝重与紧张,队伍开始出现了骚动,并隐约传出愤怒的抗议声。然而,当那男子猛一扭头时,那些声音便嘎然而止了。大家都心存忌惮,不敢莽撞行事,有一些特别胆小的,见气氛不妙,也怯怯地逃开了。  约摸又过了一刻钟,后面僵持的人群终于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他们一个个握紧了拳头,彼此用眼神偷偷交换着信息。不一会,有位男青年拿着手机迅捷地跑到厅外,悄悄拔打了110。  五分钟之后,一辆警车长鸣而至,当那对男女还没弄清怎么回事时,两位民警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站在了他们的两侧,这时,他们的身后也被一群激愤的顾客堵成了人墙。  “太不象话了!简直是无赖!把他们抓起来!好好地教训一顿!”人们压在心头的怒火终于呼呼地燃烧起来了!  立刻,他们的眼里露出一丝恐慌,但随即又镇定了下来。男子理直气壮地狂吼着:“凭什么来抓我们?我们是正当地存钱、取钱,不是抢窃!我们没有犯罪!”  “没有人说你们抢窃,也没有人说你们犯罪,但你们的行为已严重地干扰了银行的正常秩序,也影响了别人的正常业务,是违背社会公德的!现在,请你们立即离开!”民警铿锵有力的声音震撼着大厅。  “我影响了别人?我违反了公德?我这是以牙还牙!你问一问那个2号女营业员,昨天她让我老婆等了多久?她为销售一份储蓄保险,跟人家一个劲地穷聊!害得我老婆足足等了半个多小时!今天我就是来找她报复的!”男子满脸怒色,嘴里的唾沫星四处飞溅。  窗口,小刘的脸早就涨得通红,心也咚咚地乱跳个不停,她急忙站起身解释:“昨天是人家先来的,我必须先替她办好后,才能为你老婆办。时间是长了点,但我当时已向你老婆打了招呼。”  “不要找什么借口!如果不是你一个劲地向人家推销保险,会有那么久吗?还不是为了你的营销任务!别以为我啥都不懂!”男子指着她高声叫嚷着。  小刘顿时窘得说不出话来!  “可你不能因为她而来影响我们呀!你老婆的时间值钱,别人的时间就不值钱吗?你们这样做太缺德了!”  “对!太缺德了!”人群里有人挥舞着拳头。  见此情景,旁边的民警连忙冲大家摆了摆手,上前扶住男子的肩膀,言辞恳切地说:“大哥,请消消气!听我说两句,好吗?你想一想,你老婆昨天仅等了半个多小时,就已无法忍受了。而今天你们身后的这些顾客又等了多久呢?他们可是无辜的呀!难道说你还忍心让他们这样继续等下去吗?人心都是肉长的,何况他们当中还有不少老人哪!老人是经不得这样长时间站的!如果他们被站出个三长两短,你能逃得了这个责任吗?你心里能安吗?至于你对营业员工作上有什么意见,我想你可以通过正当渠道向上反应,而不该采用这种报复的方式。大哥,你认为我说的对吗?”  民警的一番话语似一盆冷水顿时浇灭了男子心头的怒火。是啊!要真的弄出个什么事来,到时该如何收场?还不如趁机……  他回头看看身后站立的愤怒人群,心里掠过一丝不安,立刻冲身旁的女人喊道:“老婆,今天咱就给民警个面子,不要让这些人再等了,收起钱,回家!”  “这样就对了!大家也都消消火,让个道,放他们走吧!”民警微笑着朝周围拱了拱手。  “太便宜他们了!简直不是东西!”在一片责斥声中,人们还是慢慢闪开了一条道。  于是,这对男女夹起公文包,低头迅急离开了大厅,并匆匆钻进了路旁的一辆黑色轿车。旋即,车后便扬起了一阵轻烟……  “哼!光有钱有什么用?没道德!祖上的败类!”有人往地上狠狠啐了口唾沫。  “这事也不能全怪他们,那位工作人员也有责任。如果不是她推销保险,会有今天的事发生吗?”  “不错!储蓄自由,凭什么银行一定要客户购买保险?这不是搞霸权主义吗?”  “唉!这些工作人员也难啊!现在各个行业都搞竞争,上面布置下来的任务,完不成,年终就拿不到奖金。如今什么饭碗都不好端啊!”  人群里有的在咒骂,有的在叹气,还有的在七嘴八舌地议论。  “请大家静一静!现在事情已经解决了,就请各位排好队,赶快办理自己的业务,不要再耽搁时间了,我们也该告辞了。”两位民警向群众挥了挥手,转身走出了大厅。  很快,警车也开走了。  营业厅逐渐回归到宁静,业务又恢复了正常,大家的神情也松驰了下来,年轻人都自觉地排到了老年人的身后。  窗口,只有小刘的脸仍然绯红着,心绪如波涛一般在剧烈地翻滚…… 共 558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逆行射精治疗方式多 能够任你选
昆明哪家治疗癫痫专科医院好
癫痫疾病有哪些症状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广州中研白癜风医院乘车路线 昆明复美白癜风医院乘车路线 汕尾药物依赖科医院哪家好 阳江小儿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定西妇科医院 阳江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阳江眼眶及肿瘤医院哪家好 阳江中医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阳江医学影像科医院哪家好 阳江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阳江结核病科医院哪家好 阳江疼痛科医院哪家好 上海妇科医院 武汉妇科医院 清远口腔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清远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老年病科医院 清远体检科医院哪家好 清远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小儿心内科医院 东莞医疗美容医院哪家好 东莞体检科医院哪家好 心胸外科医院 颌面外科医院 中医骨科医院 东莞烧伤科医院哪家好 中医呼吸科医院 体检科医院 疼痛科医院 东莞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不动纤毛综合征医院 中山妇科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白发医院 中山过敏反应科医院哪家好 中山小儿外科医院哪家好 中山计划生育科医院哪家好 变形杆菌食物中毒医院 闭合性脊髓损伤医院 鼻疽医院 中山角膜科医院哪家好 白血病伴发的精神障碍医院 包涵体肌炎医院 病癣医院 出血性脑梗死医院 潮州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潮州小儿妇科医院哪家好 成人硬肿症医院 潮州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潮州口腔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揭阳中医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功能性下丘脑性闭经医院 枣庄肝胆外科医院哪家好 枣庄微创外科医院哪家好 肱骨内上髁骨折医院 肛管损伤医院 光气中毒医院 枣庄头颈外科医院哪家好 钴及其化合物引起的皮肤病医院 骨髓痨性贫血医院 东营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股动脉损伤医院 腘血管陷迫综合征医院 东营妇科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东营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骨外尤文氏瘤医院 东营乳腺外科医院哪家好 东营微创外科医院哪家好 股骨髁上开放性损伤医院 东营屈光医院哪家好 东营中医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火激红斑医院 红细胞增多症医院 烟台牙体牙髓科医院哪家好 烟台中医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烟台体检科医院哪家好 婚恋心理问题医院 烟台全科医院哪家好 烟台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潍坊妇泌尿科医院哪家好 腱鞘巨细胞瘤医院 肩周炎医院 角膜基质炎医院 基底核钙化症医院 蓐劳医院 肉芽肿性松弛皮肤医院 妊娠合并甲状旁腺功能亢进医院 徐州肝胆外科医院哪家好 手部伸肌腱损伤医院 斯蒂尔病医院 苏州理疗科医院哪家好 南通精神心理科医院哪家好 外阴克罗恩病医院 连云港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小细胞肺癌医院 Ⅳ型肾小管性酸中毒医院 盐城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细菌性角膜溃疡医院 先天性肾病综合征医院 盐城护理咨询医院哪家好 小儿急性血行播散型肺结核医院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