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教育

盛华双杰 第七百二十七章,最难的一关

时间:2019-10-13 00:17:1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盛华双杰 第七百二十七章,最难的一关

想到这里,我不捅他了,冲上去,反正那家伙也没把刀对向我,当然,就算他对向我也没用,我凝出护身铠甲一样的可以冲到他身边,上去抓住他,将储灵护腕向他身上一按,唰!这洞里又安静了下来。

“还剩下最后一个,去解决掉他。”

我对铁甲叔大声喊道,这一刻我彻底放心了,局面逆转,胜负已定,剩下的那个大郎的家伙是个三星斗师,实力比我还低两星,他会风乘悟,我也会,这场战斗已经没有任何悬念,我有十足的自信可以拿下他。

最后那一人倒是很机灵,冲出几步后,见山洞里面突然没了动静,他忙停了下来,再然后,他听到已经有人向这个方向冲了过来,这家伙转头立刻撒腿就跑,而且大郎人身材矮小,在山洞里奔跑起来像个老鼠,在这里跑动反倒成了他的优势,直到这家伙跑到洞口处我也没追上他。

不过,我不紧张,到了外面他身材矮小就再不是优势。

出了洞口,我终于重见天日,心情震奋。

愤然朝最后剩下的那一个大郎人追去,实力高出两星的我片刻间就追到了那家伙的身后,双宝刀抡圆了,我对他就是嘭嘭嘭的一顿狂砸,那家伙不但打不过我,连武器也不如我的锐利,挡了两下子刀就断掉,最后只剩下了一个办法凝出护身铠甲死挺,不过这只是延缓死亡的方法,最后还是让我砸了他十多刀将他痛快的砍死。

这一切终于结束了。

解决战斗,我长出了一口气。

将刀向地下一丢,叉开腿,我坐在地下,我得好好的休息一会儿。

其实打斗过程倒是不累,累得只是心,这一路从伏击到守义被抓,然后又是谈判、又是钻地沟、又是挖洞、又是战斗的,每一阵都很惊险,每一个过程都足够我们死好几个来回的,好在最终还是挺过来了,真是万幸,我无比舒心。

虽然守义还在对方手里。

但,先休息下再说其它,现在我只想放松一下。

看着天上蓝天白云,远处还有宁静的墨绿色森林,从没有感觉这么美好

,其实就算看到的眼前只是些枯木、荒草、秃岩、碎石,我的心情也从未有过今天这么舒心而平静,妈的,活着真好!

这次危机渡过得是真心的不容易!

这等于是几次死里逃生,从死亡身边擦肩而过,这就像似重生一次,应该庆祝一下的。

当然我知道,麻烦还没有彻底解除,守义还在对方手里,但现在的局面是我们掌握了绝对的主动,这相对来说还是要好些,现在可以喘口气了。

坐在这里,我是好好的休息了一会。

片刻后,旁边传来脚步声,是铁甲叔走了过来,他手中拿着两柄大郎战刀和两枚储物戒指,这应该在山洞中死掉那两个大郎人身上的东西,此刻铁甲也是满身满脸灰土的模样,到了我面前,他也是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草地上,然后把储物戒指递给我:

“少爷,这里面好象还有大郎人的武功秘籍,你看看!”

“是吗?”

还有这好事?我立刻盘起了腿,接过铁甲递过来的储物戒指,用意识探查了下,果然是有秘籍,不过那秘籍我认识,居然是《风乘悟》,这让我很是失望,那两个戒指里还有一些钱财,数量也不是很多,我又丢给了铁甲,道:“等守义出来,你把这些东西交给守义吧。”

“是,公子!”

铁甲见我对那秘籍看都不看,并没有觉得奇怪,因为那秘籍全是大郎的文字,他以为我不认识,这时铁甲踌躇了一阵后,最终还是提到了我们眼下最关心的问题,他小心翼翼的建议道:

“公子,守义公子的事情怎么办?哦…,不如我们把他们带回到京城,让守提督他们来处理这事,也许他们会有些办法。”

铁甲当然认为,把守义的命运交给守提督他们来决断,这事儿会更稳妥,毕竟这事情太多重大,守义是致和家族的少族长。

摇了摇头,看着蓝蓝的天空,朵朵的白云,其实我一直也在想着这事儿。

有人质在对方手中,对方两个大郎人的实力又都很强,他们的实力都在我之上,强攻不行,智取也没什么好办法,如果真的把他们全带回京城去,守提督他们对守义更是看重,那样反倒更会是掣肘于对方。

而且致和家族人多嘴杂,让那些人知道储灵护腕的事情更是不得了,现在致和家族里只有守提督知道这件事儿,这是更大的麻烦。

同时,这几个大郎人是肯定不会放出来的,绝不能让他们走,不说放出来会让致和家族与大郎帝国的矛盾变得直接化,而且我们已经杀了那么多的大郎间谍,根本没办法和平解决,就算是大郎人阴险的把储灵护腕的秘密说出来,这就已经是个天大的麻烦,足够让致和家族有灭族之灾,也会让我们成为众矢之的。

到时,就不是我们威胁大郎人,而是大郎人威胁我们,他们可以用整个致和家族的命运来威胁我们。

“这事儿最好是我们自己解决,暂时不能让守提督他们知道。”我望着天空,惆怅而又无奈的道。

“公子有什么好办法吗?”铁甲忙问道。

撇撇嘴,我深深的叹了口气道:“我的办法,正在想。”

此刻我用意识看了下储灵护腕里,那个六星斗者依然抓着守义手上的脉门,牢牢不放,他很明白,那是他们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只要他一松手,这个人瞬间就会飞走,那样的话他们几人就再没有一丁点儿活命的希望。

而1号和那个四星斗者始终在旁边拼命的喊着什么,喊得脸红脖子粗,估计是在喊着威胁我的话。

见此我更是不能进去。

他们威胁我肯定已经不是一时半会儿了,也不差这么一会儿,而且如果我真的和他们谈起来,他们如果给我设定个两个时辰内做答复,不答复他们就杀人之类的约定,我会很难办的,所以现在最好是一句话都不和他们谈,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等有了办法时再说。

“公子,你把两条小狼变出来吧,你看看它们的情况。”

铁甲很清楚,打架杀人的事儿现在他的实力根本帮不上忙,此刻他又想起了胖胖和团团的事儿,那是我们的另一个麻烦。

这时我也才想起不知小狼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想到这里,我忙把谭雅、梦柔和两条小狼全念了出来,但当我念出团团时,其实那一刻我已经知道了结果,团团已经没了生命的迹像,团团已经离世了。

刹那间,我顿时呆在那里,我们团队还是有人死了。

铁甲冲上去看到,胖胖也仅仅是还有一丝气在延续,它的身子还在时不时的在抽搐着,浑身滚烫,应该是在发高烧,冰箭之毒还是没有清除,胖胖的情况依旧十分危险。

而当铁甲看到团团的样子时,眼泪立刻就流了下来,他常年与守义及两条小狼在一起,他对两条小狼的感情比我还要深,如今看到团团咽气,以前在战场上都从未流过泪的硬汉,这时却潸然泪下。

攥着拳,我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狗娘养的,我一定要让这些大郎人给两条小狼偿命。”

气得我额头上青筋直跳,牙齿咬得咯咯直响,我们到底还是有伤亡,这全是那些大郎的狗杂种作的孽,现在我只想冲进去,把那三个大朗的家伙全部杀光,这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可,如果真冲进去能不能打过那三人倒是其次,我更可能遇到的局面是,被他们用守义的命来威胁。

怎么办?难道这么算了?不行,绝不能便宜了这些家伙。

气得我拳头攥得咯咯直响,还是想冲进去宰掉那些杂碎。

想到冲进去,这时突然我脑子里又闪出个想法,不是没有决斗的机会,我还是有机会杀掉他们的,储灵护腕内是我的天下,在那里我才是主宰。

我有了办法,现在就要拿这些大郎人给团团偿命。

看了看周围,这附近一切太平,而谭雅和梦柔还在为小狼的死而难过着,他们在这里不会有什么危险,而且大郎人在这里设了埋伏,必然会把这附近看过的,不会有什么强大的魔兽出现。

想到这里,我心念一动,唰!把储灵护腕里的小老虎也念了出来。

然后我吩咐谭雅和梦柔道:“你们帮忙照顾下吃货,我去储灵护腕里面办点事儿,等一会儿就出来。”

“公子,你可别冲动!”

铁甲显然是猜到了我要去干什么,他知道我是要去为小狼报仇,而且现在很冲动,他忙劝着我说,怕我有危险,他深知储灵护腕里那三人的实力,个个都极为强捍,他怕我冲动下会出什么事。

“放心,我有分寸!”我咬着牙道。

“老公你要小心,别心急。”梦柔也担心着我情绪会过于激动会有危险。

只有谭雅却是嘟着小嘴给了我一个肯定的眼神,她鼓励我必须要报这个仇的,不能放过那些阴险的家伙。

我对他们坚定的点点头,然后咬牙一闪身进了储灵护腕。

威海治疗阴道炎方法
池州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临汾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威海治疗阴道炎费用
池州治疗牛皮癣费用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