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江南小说婚姻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5:52:4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今天,我做出了一个很大的决定!我要变成一只老鼠,我要变成一只雌雄同体的老鼠!  据说,基因上还无法达到这个效果,可是,我的师父若水具有这个能力,他会魔法……  犹记得师傅若水五天前对我说的话——不去相亲的办法,就是不做人!而作为人之外其他的生物,是做一只老鼠,因为老鼠常在夜间运作,而且常常鬼鬼祟祟,不会轻易被人看见;倘使会被人看见,那又会被抓出来,当成人看待!此外,做老鼠也非得雌雄同体不可,若是雄鼠,或者雌鼠,在老鼠的世界也容不得单身的!小琳,你可要想清楚呀!  我露一脸惊愕的表情,吓得退了三步,问:“师傅,若是这样,我还能变回人的样子吗?”  他拄着禅杖,转过身,哈哈大笑,不曾理我,只一边走一边说:“天机不可泄露也!”    房间的气温低得很,恰映射出我此时的心境。木窗被钉子钉得很死,看不到屋外的风景。我又跑去拉房间的门,却发现门也被人从外面锁得死死的。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哭得撕心裂肺,恨不能变成一个炸弹,把这座两层建筑炸毁!然而,三个小时过去了,依然没有人搭理我。  三个小时前,我喝了一碗粥,是母亲送过来的。那时,母亲眼泪汪汪地看着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握着我的手,说:“琳啊,哎——”  我不知道母亲究竟在叹息什么,反正,我对她怀有一些意见!既然作为人母,如何会不护着自己的女儿呢?我很想蓦地冲出房间,可是,转念一想,如果母亲因为我而受到牵连,那我的良心又如何过得去呀!所以,那时候只得乖乖地坐着,捧着碗,哽咽难受……  又是午饭时段了,这该死的作息令人愤懑,吃,吃吃,除了吃,还有别的花样吗?有种就不给我东西吃啊,有种就饿死我啊,饿死一了百了!可是,又有谁会听见我的呼唤呢?我的内心苦得就像捣碎了一堆黄连,这日子,何时才是个尽头啊!  只听得有响亮的脚步声,正一步一步地从楼下移上来。我能听见,不止是一个人的脚步,因为,那声音实在太乱,而且太大,我几乎感觉楼会塌了!  “琳啊,快点打扮一下!老爸给你带来了一位很不错的小伙,是你舅爷爷的表侄!”门外父亲用一种命令式的口吻在叫我,细细算来,这是他给我介绍的第十位对象了!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禁抱起枕头往门丢过去。本还想找其它可以丢的东西,可是,除了一张床,一张化妆台,屋子里空空如也——这是父亲的“杰作”!他为了防止我自杀,特意把所有可能伤到人的东西全都搬走了,还让母亲来安稳我的心!吓,父亲啊,我的父亲,你真是太狠心了!我可是你的女儿啊!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刚想走过去顶住房门,可是,此时的门已经开了……    我记得前面几次相亲的人,等等,让我算算:柳儿,年纪太大,又很丑!莲儿,长得太女性化!水水,名字叫人想作呕!飘然,人太壮了!小宝,完全跟贾宝玉两个样!幻儿,没有阳刚气!宫儿,太帅了,也不行!冰冰,太有钱了,不可靠!某某,太矮!说实在的,长得不好的,我不喜欢;条件太好的,我又不放心,尤其是,他们都让人很烦!结婚,结婚,结了婚就生小孩,生完小孩就送小孩读书,然后看小孩生更小的小孩,有啥意思呢?我实在恨透了这人世!父母态度太坚决,我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次来的人叫天仔,虽然外观上很合我的胃口,可是,我真的不想嫁人!我才二十九岁,至少还是一个“二”,还不是“三”,我还能等!然而,我的父母,尤其是我的父亲,他硬是要我嫁人,受不了,真的受不了!  “琳,还认识我吗?”天仔突然快步跑到我的跟前,抓着我的手臂问。  我很好奇,他这样的举动,根本不是一个陌生男子的正常表现!难道我跟他之间有什么特殊的关系,或者说是过往?不可能!我从来没有认识过出父亲之外的男人,从来没有!我对天底下其他所有的男人都不熟悉,是的,不会有任何瓜葛!  隐约中,我看见父亲走出了房门,又将门关上了。我好想跑出去,趁父亲没有把门锁上的时候,可是,天仔紧紧地抓住我的手,令人无法挣脱。  “放开!放开!你放开我!”我尖叫着,疯狂地咬他的手臂。然而,他一声不吭地忍着,不放手,反而将我抱在他的怀里……    我的身体一阵抽搐,瘫软在天仔的怀里。眼睛的余光隐约瞥到了两个人,对,是父亲和母亲!我看见母亲对父亲大骂,只是听不清她骂的内容。我暗笑,母亲向来温柔,今天却突然对父亲大骂,对,一定是她恨父亲把我关在这里!我的耳朵又隐约听见有人在喊我的名字,对,是师傅,是我的若水师傅!我使劲,想应答师傅的呼唤,可是我的喉咙不听使唤,我怎么也挤出来不了一丝声音!师傅,师傅,我是小琳,你的小琳啊!  突然,一切又变得安静下来…….时间过去了不知多久,我又被一些声响打扰到了,恍惚中,我看见了师傅,他正骑着一只老鼠过来,手里拄着禅杖…….  我听见师傅在叫我了,他在说:“小琳,师傅来看你了!”  我的身体不能移动,却用眼神告诉师傅:“师傅,师傅,快救救我!快救救小琳!他们都是魔鬼,他们想束缚我,他们想夺走我的幸福!师傅,帮帮我!”  “你想好了吗?”  “我想好了!我要做一只雌雄同体的老鼠!师傅,你一定要帮我!”  “伸出你的右手来,再用食指和中指,塞进我的两个鼻孔。你就可以得到我的魔法了。”  “真的吗?”  “嗯。”  “可是,师傅,我舍不得我的父母,你能帮我照顾好他们吗?”  “逃避,总是需要代价的。想变成老鼠,就要忍受这些痛苦。”  “不!”我痛苦得哭起来,“我不要失去我的父母!”    房间里的声音越来越大,我的视线一片模糊,呀,我看清了身边人的面孔:一个是父亲,高大健硕,表情严肃,却在咳嗽;一个是母亲,两眼浮肿,趴在一张椅子上哭泣;一个是穿白色大褂的妇女,白色帽子上有一个红色十字。  除此之外,没有其它的人。怎么搞的,我好像做梦一样,为什么,为什么?师傅,我的师傅,你去哪儿了?为什么,为什么我又回来了?  我使尽平生的力气叫起来:“为什么?为什么我又回来了?”  突然,那个穿白色大褂的妇女跑到我的床边,激动地握住我的手,又转过头对我的父母说:“万幸,万幸!小琳已经恢复理智了!”  父亲快步向前,我看得很模糊。他居然在我的床边大声哭起来,从小到现在,他可从来不会哭的啊!我的父亲,你是怎么了?不,你是假惺惺!  “琳啊,你总算醒过来了!你可知道——”父亲的声音戛然而止。  母亲也围了上来,抽咽着,爱怜地摸着我的手臂,说:“琳啊,以后别再做傻事了,好吗?你不想嫁人,爸妈不勉强你了。只要你好好的,只要你好好的——”  我感到慌乱极了,不可能,这是不可能的!我的师傅,我的师傅哪儿去了?一阵剧烈的疼痛打我心间发出来,我又慢慢昏了过去……  在闭上眼睛前一刹那,我听见那位妇女在叽里咕噜地说,“这病还是可以治好的,只是需要点——”师傅的禅杖突然又出现在我的眼前,我看见自己变成了一只雌雄同体的老鼠,被师傅骑着飞到了天空,落在了一只仙鹤的翅膀上……  2012-03-09   共 273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专治男科研究院哪好
云南哪家治癫痫医院好
详解癫痫疾病的危害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