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金融

青春不會重來傷害也難彌補

时间:2019-11-09 08:21:4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青春不会重来 伤害也难弥补

从高志明要扁“含冤下台”、到李远哲要扁“慎重考虑去留”、李谢会商如何确保“扁获特赦”、陈师孟要扁“先引退后再复行视事”、再到林浊水、李文忠以“党挺扁失诚信”为由宣布退党等一连串的讯息都显示,陈瑞仁的起诉书确实已经在绿营内部发酵,特别是民进党中央才刚确立力挺“扁一审有罪才下台”的基调没多久,党内吁扁“有尊严下台”的召唤已经开始此起彼落

这种来自同志与亲近人士的软性劝退压力,势将随着民进党败选预期的焦虑而日渐加深,而从“总统府”面对劝退声浪的冷淡反应看来,陈水扁显然还是选择顽抗到底换言之,民进党内如今已出现好几个高华德,只是陈水扁拒绝成为尼克松而已

林浊水、李文忠的辞职对民进党当然有的杀伤力,但若是将他们的动作理解为新潮流所运作的“逼宫”,恐怕是太短视了他们两人大可继续维持低调,配合党中央指令作为即可,要知道北高市长选完没多久“立委”提名的党内初选即将登场,在这个敏感的时刻,他们却选择了辞职,不是辞党职,也不是退出党团运作,而是直接辞掉“立委”,这跟结束政治生命只有一步之遥了

换言之,你陈水扁被检察官直指涉案了都不愿下台,我们仅仅为了维系对选民的诚信,却宁可先辞去“立委”陈水扁捍卫的是他自己的权位,林浊水与李文忠捍卫的却是民进党的核心价值,两相对照,涉嫌贪腐的死守权位不退,信守价值承诺的却辞职离去,民进党损失的何只是两席“立委”名额,而是他们两人所带走的党魂那 陈师孟的劝退语言同样也有杀伤力,因为他用的是绿营听得进去的语言,他动员一系列“错”的成语批判陈瑞仁,包括“种下大错”、“错上加错”、“错得离谱”等,他以“无理取闹”批泛蓝与泛红,更以“落井下石”批绿营内部的所有劝退声浪,把所有人都骂完了,结论却还是劝扁在忍辱负重、委屈求全下“引退”,援引的是当年蒋介石引退后又复行视事的历史案例,这段历史模拟恰不恰当并不是重点,真正的重点在于陈师盟要扁痛惜“民进党、绿营与本土政权绵延的愿景”,莫“拖累了未来连续三场攸关台湾前途的选战”,讲白了就是要陈水扁牺牲小我以挽救民进党政权的存续

这些召唤无异间接承认,阿扁的恋栈如今已是民进党的负债,毕竟北高两市的选举,早早就已被定位为是对陈水扁与民进党的信任投票了,问题是,陈师孟这番苦心孤诣,陈水扁能够听进去吗

没有人会怀疑扁坚持不退的强烈意志,陈瑞仁这关都过了,李远哲这关也过了,接下来李登辉、林义雄就算再出手又能怎样只要独派大老与深绿版块绑得密实,谁能动得了阿扁问题是深绿铁卫军保得了阿扁,却不一定保得了民进党的政权那

想想接下来的场景吧,阿扁一天不下台,钻戒、名表、海外账户等话题也一天断不了,扁嫂的贪渎官司马上就要审理,陈水扁出不出庭应讯还有得吵,赵建铭的台开内线官司没多久即将判决,这一幕幕都将持续摧残陈水扁剩余的元首光环,更将挫尽民进党仅存的政党形象,陈水扁可以不下台,民进党却还要打选战,在这种氛围下,蓝营选民急着二次政党轮替,绿营选民却陆续失去热情,这种消长的趋势何曾只有陈师孟在焦虑林浊水与李文忠干脆就选择先走一步了

民进党应该有警觉,他们的形象资产正在一天天的剥落,多元容忍的活泼风格早已不再,铲除异见的威权氛围却日渐浓郁社会上原本与他们亲近的清流力量,一个个站出来与他们划清界限,党内有见解、孚清望的成员,陆续选择离去或噤声不语,剩下还在那呛声叫嚣的,尽是些幸进之徒或跳梁小丑,试问这个党,还是林浊水与李文忠耗尽青春所奉献的民进党吗没错,青春不会重来,所以这一切对台湾所酿成的伤害,也很难再弥补回来了来源:台湾《中国时报》,略有删节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生物谷药业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